Mrasj ptt 205 p2h22C

From Yoga Asanas
Jump to: navigation, search

j9x4g有口皆碑的小说 最佳女婿 ptt- 第205章 欲加之罪 -p2h22C


[1]

小說 - 最佳女婿 - 最佳女婿

第205章 欲加之罪-p2

“韦……”
“那这屋子……”
“确定!”
郭兆宗颇有些讥讽的说道,像他这种人精,哪能看不出韦誉恒是在自己面前演戏,这件事就算不全然是他指使的,也多多少少跟他有些关系。
韦誉恒虽然对林羽内心意见很大,但是他是非分明,并没有特意去找林羽麻烦,但是同样的,林羽想从他这里讨到什么便利,也是不可能的。
“不错!”皮泽点点头,肯定道,“这一点,马某已经交代了。”
相比较卫功勋的硬朗健壮,皮泽的身材确实有些走样了。
他说话的时候语气很稳,脸不红心不跳,因为京城来的大人物已经跟他交代过了,让他这么说就行,其他的,已经都打点好了。
这个郭兆宗啊,心底里是为了自己好,但是他不知道,他越是这么对自己,韦誉恒对自己的意见就越大。
剪完彩之后曾书杰心里这才松了口气,把林羽拉到了一边,笑道:“小何啊,刚才的事别往心里去啊,虽然我跟韦誉恒不是特别熟悉,但是我知道他是个好官,不是特意针对你的。”
“放你娘的屁!”
现在郭兆宗已经走了,他绝对不会再迁就林羽。
现在郭兆宗已经走了,他绝对不会再迁就林羽。
一個混蛋的重生之路 皮泽冲韦誉恒竖了竖大拇指。
“好!好!好你个何家荣,当真是胆大妄为!谢长风走了,我看谁再包庇你!”
“不错,韦书,我这边有个档案,您要不要看看?”
皮泽冲韦誉恒竖了竖大拇指。
“对啊,领导,我们也是被逼的!”
“怎么没关系,根据我们的调查,马猛跟藏狄安的冲突仅限于赌博的时候打架,而且还是马猛把藏狄安打了,论理说他不至于把藏狄安杀了啊?杀人动机不够充分。”皮泽小心的说道,“随后经过我们进一步的调查,发现藏狄安生前起过最大冲突的人是何家荣!”
他堂堂一个市里一把手给一个小医生道歉,这个面子给的确实已经可以了,郭兆宗也没有再多说什么。
“郭总,不好意思,是我的疏忽,对下面的人管理不当,我跟何医生道个歉。”
“放心,郭总,政府会按规定赔偿给何医生的。”曾书杰急忙担保道。
“那这跟何家荣有什么关系?”韦誉恒皱眉道。
韦誉恒也是勃然大怒,白城邺怎么养了这么个蠢货儿子,他抬脚一脚把白宗伟踹到了一边,冷声道:“你别血口喷人,我是让你爸对全市的私人诊所进行检查,什么时候说过单独检查回生堂了?!而且我们说的只是简单的例行检查,谁让你打砸人家的门店了?!”
“重要情况?什么重要情况?”
“那这跟何家荣有什么关系?”韦誉恒皱眉道。
“您客气了,这件事与您无关。”林羽赶紧笑呵呵的摆了摆手,他也没想到韦誉恒竟然会给自己道歉,但是在他看来,这似乎并不是件好事。
白宗伟几乎都要气疯了,是他怂恿的他们不假,但是明明是他们收了自己的烟答应的。
“不错,韦书,我这边有个档案,您要不要看看?”
临走前他拉着林羽的手嘱咐道:“何先生,如果遇到了什么困难,一定要给我打电话啊。”
不过韦誉恒的脸色却是十分的难看,沉着脸一言未发。
“他应该是对你不太了解,回头我多跟他介绍介绍你。”曾书杰拍了拍林羽的肩膀,安慰了他几句。
“那这跟何家荣有什么关系?”韦誉恒皱眉道。
“韦……”
“那这跟何家荣有什么关系?”韦誉恒皱眉道。
“抓到了,前几天刚刚抓到,您看,这个人叫马猛,是个大混子,道上人都叫他马爷,经营着一家KTV,当时就是他驾车把藏狄安撞死的。”皮泽解释道。
接下来的动工仪式举行的很顺利,韦誉恒和郭兆宗轮番做了讲话,后来剪彩的时候林羽特地站到了郭兆宗的左手边,将最中间的位置让给了韦誉恒和郭兆宗。
“确定!”
其他几个制服人员也立马跟着附和了起来,逮到机会也赶紧把自己撇的一干二净。
不过韦誉恒的脸色却是十分的难看,沉着脸一言未发。
林羽有些无奈的笑了笑,只好迈步走了出去。
林羽笑了笑,说道:“是啊,郭总,正事要紧,我们还是先去完成动工仪式吧。”
“抓到了,前几天刚刚抓到,您看,这个人叫马猛,是个大混子,道上人都叫他马爷,经营着一家KTV,当时就是他驾车把藏狄安撞死的。”皮泽解释道。
动工仪式结束后过了两天,郭兆宗就要走了,虽然他很想多跟林羽待两天,但是毕竟上港那边需要处理的事情太多了。
现在郭兆宗已经走了,他绝对不会再迁就林羽。
韦誉恒也是勃然大怒,白城邺怎么养了这么个蠢货儿子,他抬脚一脚把白宗伟踹到了一边,冷声道:“你别血口喷人,我是让你爸对全市的私人诊所进行检查,什么时候说过单独检查回生堂了?!而且我们说的只是简单的例行检查,谁让你打砸人家的门店了?!”
“韦书果然深明大义啊!”
“何家荣?”韦誉恒眉头紧蹙,“你的意思是何家荣指使的马猛撞死的藏狄安?”
“带走!”韦誉恒赶紧冲一旁的武警人员使了个眼色,立马有两人冲过来把死狗般的白宗伟拖了出去。
这个郭兆宗啊,心底里是为了自己好,但是他不知道,他越是这么对自己,韦誉恒对自己的意见就越大。
“韦……”
一头怒火的白宗伟猛地窜了起来,伸着手就要去掐老徐,但是他还没到跟前,一个武警利落的一个箭步冲过来,一枪把子砸到了他头上,他哼都没哼一声便晕死了过去。
接下来的动工仪式举行的很顺利,韦誉恒和郭兆宗轮番做了讲话,后来剪彩的时候林羽特地站到了郭兆宗的左手边,将最中间的位置让给了韦誉恒和郭兆宗。
“韦书果然深明大义啊!”
“你好。”韦誉恒打量了他一眼,皱着眉头道,“你这身材,怎么抓贼啊?”
“他应该是对你不太了解,回头我多跟他介绍介绍你。”曾书杰拍了拍林羽的肩膀,安慰了他几句。
韦誉恒虽然对林羽内心意见很大,但是他是非分明,并没有特意去找林羽麻烦,但是同样的,林羽想从他这里讨到什么便利,也是不可能的。
“韦大领导,何先生是我的救命恩人,也是我的好朋友,希望您以后能多关照关照他。”郭兆宗特地跟韦誉恒点了一句,表明自己跟何家荣关系不一般。
“不错!”皮泽点点头,肯定道,“这一点,马某已经交代了。”
得到韦誉恒的允许,皮泽赶紧拿着档案走到了韦誉恒跟前,放在桌上,往前一推,颇有些愤愤道:“我听说那天万娱影视城动工仪式时您亲自给何家荣道了歉?这简直就是荒谬,他何家荣也敢接受,真是不是好歹!”
皮泽赶紧绕到韦誉恒身边,指着档案说道:“您看,这是前段时间我们市发生的一起重大刑事案件,清海市人面医院的院长藏狄安在租住的小区门口被人用车撞死,当时都上了新闻,您应该也听说过吧?”
“放你娘的屁!”
他这话一出口,众人面色又是一变,韦誉恒和曾书杰都在,照理说应该让郭兆宗和他们先走啊,结果郭兆宗竟然如此恭敬地让林羽先走,这是把他看得比书记还重要啊!
“何家荣的?”
“不错,韦书,我这边有个档案,您要不要看看?”
林羽有些无奈的笑了笑,只好迈步走了出去。
“重要情况?什么重要情况?”